仙缘传奇记欧阳军张天佑,仙缘传奇记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仙缘传奇记

作者:欧阳军、张天佑

主角:欧阳军

类型:修真文明

简介:  即使世界抛弃了他,他也能造就属于自己的世界,王者无惧!!!
  即使世人孤立于他,他也敢挑战立于对面的神奇,勇者无畏!!!
  站在巅峰,他藐视世间生灵,却也能坚守自己的品行,仁者无敌!!!
  面对窘境,利用智慧的头脑穿梭于妖魔异界,他愈挫愈勇,迎难而上。
  这个世界上,再璀璨的星辰坠落,也不会黯淡整个星空;再绚丽的花朵凋零也不会荒芜整个春天。这是这个特立独行的人物格言。
  这…

仙缘传奇记

《仙缘传奇记》免费试读

第一章 少年张狂

  “今天天气真不错,大哥,我们今天去哪里玩呢?”身着大红色锦袍的八九岁的少年将手里的精美小巧的折扇展开,笑嘻嘻的对身旁另一个白衣少年说道。

  白衣少年与红袍少年年纪相仿,一袭白色锦衣裹身,外配一件白色长袍,腰带上挂着指母大颗的宝石,闪闪发光,眼球在眼眶里转悠,看上去邪气十足。白衣少年眼睛随意在街上的瞟了一阵,然后轻轻的闭上眼睛,享受着迎面徐徐吹来的春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我们今天去校场骑马如何?”说罢,白衣少年睁开眼睛,一脸坏笑的盯着红袍少年。

  两人当街而立,人流涌动的大街上,两人就这么潇洒自然的站在大街中央,行人纷纷绕开两人而行。两人身后是十名青衫威猛汉子一字排开,横眉冷目的盯着大家上来往的人群。红袍男子显得异常兴奋,拍着手掌,兴高采烈道:“好主意,好主意。大哥,那我们现在就去吧。”说完,红袍男子拉着白衣男子向着城东跑去。

  这两少年正是这座城内最有身份地位和最富有两人的公子,红袍少年名为张天佑,乃是富商张万元之子。那身着白衣少年,乃是齐国当朝太师云宗之孙云林,其父云骅乃是远东郡郡守,而两人所在的这座城,名为东明城,是远东郡内最大的城池,也是远东郡的主城。两人在东明城,那就是两个小霸王,谁人没有受过他两的气?但是两人的身份又不得不让人将肚子里憋足的火气又吞下去。

  东明城城东,乃是军营所在。这里驻扎着守卫东明城的数万军队,两人以及身后的十名高大威猛的家丁,就这么直直的进入了军营之内。守在军营门口的士兵,都是站得远远的,眼睛看也不敢看两人一眼。

  打闹着进了军营,军营里的士兵,像是见到鬼一般,纷纷避开两人。两人来到军营里最大的那顶帐篷前,此乃中军大帐,正是军营将军商议军情的地方。此时,帐篷里正好走出来一个身高七尺面带喜色的瘦弱男子,身后跟着三个高大威武军履铁衣的将军,男子瘦弱的身躯披上铠甲,也显得容光泛发、精神劲头十足。精瘦将军见到两人,脸色都变了,原本布满笑容的面孔上,现在已经是愁云惨淡,对身后的三个将领挥挥手,三个将军也是脸色大变,对精瘦将军拱手一揖,赶忙快步的离去。

  云林扑上前去,扯着那将军的衣角,露出一丝丝阴沉的笑意,道:“欧阳叔叔好啊。”

  这男子正是远东郡的将军欧阳军,归属云骅节制。欧阳军对云林呵呵笑道:“云儿啊,今日来我这军营干什么呢?”自从上年,云骅大人把云林交到军营来锻炼吃苦耐劳的本领,军营就没有宁日过。一个云林就算了,结果又招来一个张天佑。

  想到这两个小子没事就喜欢跑到军营来玩,哪一次不是闹得鸡飞狗跳的?上一次,就是这两个小子,来到军营,让一百士兵带着他们锻炼,天啦……那叫什么锻炼啊?只见着两小子在校场里嘻嘻哈哈打闹不停,看着那一百士兵做着平时最艰苦的训练,像是看杂耍一般,一遍不够,硬是来了三遍,结果那一百士兵不是全身抽筋,就是昏倒,让人抬着下去的。

  还有一次,他两小子点三百士兵来玩老鹰捉小鸡,三百士兵结成两排,一排一百五十人,两人在士兵前边扮老鹰,那一百五十个士兵相互牵着衣角,排出十来丈的长队,前面的士兵被转得头昏脑花,后边的士兵跟着摆动,轻轻的晃动一下,后边的士兵便是上百米的急速奔跑,不比艰苦训练差啊,那些士兵都是叫苦连天。

  两人玩累了,还叫三百士兵不停的玩,谁的速度稍稍不合两人的心意,立刻五百个深蹲或者俯卧伸立刻加身,结果士兵装扮的老鹰和小鸡都瘫痪在地上。

  想到这里,欧阳军便是一阵头疼,真不知道他们今日来,又想整什么?

  云林神秘的笑了笑,朝着校场指了指。另一边的张天佑也跑过来,抱住欧阳军的大腿,苦苦哀求道:“欧阳将军,带我们去校场玩嘛,带我们去校场玩嘛。”

  欧阳军硬是被他们弄得头皮发麻,愁眉苦脸的道:“你们想玩什么?我可不许你们再作弄我的士兵了。”

  张天佑兴奋的高声道:“我要骑……”

  云林连忙跳过去,捂住张天佑的嘴巴,阻止张天佑继续说下去,然后対着欧阳军呵呵笑道:“欧阳叔叔,你带我们过去就知道了嘛,我保证绝对不作弄士兵哥哥了。”云林天真无邪的斜着脑袋充满期待的対着欧阳军一阵坏笑。

  小小年纪,但是云林脸上就已经露出了这般阴沉的笑容,欧阳军只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硬是膨胀起来遍布全身,听到云林说不捉弄士兵了,欧阳军也稍稍放心下来,脸上依然一脸严肃的表情,道:“好,那要保证不许捉弄我士兵了,我才带你们去。”

  云林和张天佑一个劲的点头,齐声郑重承诺:“绝不捉弄最好的士兵哥哥了。”欧阳军这才摇着头亲自带着两人朝校场走去。占地五十余亩的校场上,千余名士兵正在有板有眼的操练着,校场后边乃是一座三丈来高的小山丘,小山丘连绵蜿蜒着伸向远处,这就是马场了。春天到了,小山丘上长满刚刚发出嫩芽的青草,山丘上,百十来个骑士正骑着高头大马,翻过山头,然后飞快的驰骋而去,被山丘埋没了身影。

  云林和张天佑看着骑在马上的骑士,都是满脸的羡慕之情。欧阳军从两人的表情上,看出两人的意图,顿时就后悔了。欧阳军脑海里浮现云骅说过的一句话:“没有十二岁,绝对不准云林骑马。”这句斩钉截铁的话,让欧阳军浑身一个哆嗦。

  云林走到欧阳军身边,扯着欧阳军的衣角,苦苦哀求道:“欧阳叔叔,我想要骑马,给我马嘛。”

  张天佑也凑过来,抱着欧阳军的大腿,鬼哭狼嚎的喊道:“我也要骑马,我也要……”两人这一阵吵闹,让欧阳军一阵头大,再这么下去,欧阳军迟早要精神分裂啊!他突然灵光一闪,暗暗忖道:“记得军营的马厩里有两匹矮小的马,交给两个玩耍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想到这里,欧阳军算是松了一口气了,向一旁的士兵挥挥手。马上有两个士兵便上前来应命,道:“将军……”

  欧阳军扳着脸道:“去军营里挑两匹最矮小的马来。”其中‘最矮小’两个字眼,咬得特别重。两个士兵捞捞头琢磨一阵,这才应了声,飞快的朝马厩跑去。

  云林和张天佑对视一眼,满脸的笑意。欧阳军看着还在抱缠住自己的两人,撇撇嘴道:“这下满意了吧?”

  云林马上松开手,高兴得跳起来,高声道:“欧阳叔叔最好了……欧阳叔叔最好了……”

  张天佑也跟着云林,胡乱吼叫着。欧阳军看着两人,一个劲的摇头,心里暗暗道:“难怪连云骅大人都管教不了这孩子。”

  很快,两个士兵便牵着两匹最为矮小的马匹过来。两匹高不过五尺的矮马,犹如骡子一般,站在身高不足五尺云林人身前,也显得高大了些许。欧阳军也一阵的纳闷,这两匹马三年了,还是才这么点高大,平时都没人骑,今天正好派上用场。欧阳军不知道这种矮马所具有的爆发力,不然绝不敢拿给两人骑的。这乃是产自北方的一类马种,其脚力堪比汗血宝马,但是因为个头过于矮小自然不受重视,就这样这种烈性极强的快马便被牵到云林两人的身前了。

  云林二话不说,夺过士兵手中的缰绳,便学着那边翻身上马的士兵摸样,试图翻身上马。试了几次,云林绕着马背转,马也在原地绕,一人一马在原地打转,硬是没能骑上马背。张天佑也急了,冲过去,夺过另外一匹马,学着云林的摸样,也跟着马在原地打转。

  欧阳军正想上前劝阻,但是看见两人那不成气候样,也就摇着头,抱起手等着看两人的笑话。试了几次,云林始终没能骑上马背,云林怒了,朝着马背上便是几皮鞭,马吃疼嘶叫几声,似乎也听话了许多,云林得意的嘿嘿笑道:“知道小爷我的厉害了吧?看你还敢不听话?”

  说完,云林再次小心的一手牵着缰绳,一手轻轻的在马背上顺着马背拍着,小声的说道:“马儿乖,马儿乖,让我骑上去我给你好酒喝。”只听得矮马低声嘶叫一声,好似能听懂云林说话一般,然后安静的站在原地。

  欧阳军依然一副不屑的神情双手环抱胸前,看着云林。云林右手把住马鞍,身子离地跳跃而起,左脚刚好落在马踏上,然后身子轻灵的再次向左脚借力,右脚翻过马背,身子刚好落在马鞍上。欧阳军站在三丈远处,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盯着兴奋不已驾着马一颠一颠远去的云林,道:“这……这……这小子的天赋真不错……”

  张天佑见着云林驾着马,骑在马背上一副得意的笑脸,回头対着张天佑招手。张天佑对身后的十个云家家丁急道:“快快……快带我去追他啊。”

  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上前,轻轻一跃便骑在了马背上,伸手将张天佑抱上马背,然后驾着矮马向着云林赶了上去。欧阳军见着两人渐渐远去,而后又令人牵来九匹高头大马,交给云府九个家丁,九人驾着马也跟了上去。欧阳军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道:“总算是把这两个小祖宗给打发了。”

  骑在马上颠簸不已的云林,驾着马匹翻过了山丘,眼前乃是一马平川的草地,平地上绿茵满地,草坪上数以千计的马匹正长啸奔腾着,还有数以百计的骑士正驾驭着马匹奔腾,这尤使云林想起父亲对自己说起过远在北方的高原上,那些万马齐喑的景象,让人心头一阵激动。云林在山丘上勒住缰绳,看着眼前这壮观的场面,心灵受到强烈的激荡,整颗心砰砰直跳。张天佑躲在那家丁的怀里,骑着矮马向云林奔来,朝着云林喊道:“大哥,大哥,我来了。”显然,骑在马背上,张天佑兴奋不已。

  云林不屑的对张天佑抹抹鼻子,取笑道:“天佑啊,你怎么连这么小的马匹都骑不上去啊?以后怎么跟我一起驰骋沙场啊?嘻嘻……我看,你以后就不要做将军了。”

  张天佑笑嘻嘻的赶过来,停在云林的身旁,道:“那我干什么啊?”

  云林撇撇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努努嘴道:“帮我养马啊。”

  张天佑脸色一沉,极为委屈的挠挠头,嘟着嘴道:“我才不要做养马的,我要跟在大哥后面,指挥着千军万马冲锋陷阵,像这样,冲啊,杀啊,杀啊……”说话间,张天佑的双手还不停的比划着,想象着在战场上冲杀的刺激场面,兴奋不已。

  云林露出阵阵笑意,转过头,指着前方,道:“那场面应该比眼前这一幕刺激多了吧。”

  张天佑调头看向前方,顿时嘴巴张得老大老大,眼前的一群群的马匹奔腾着,相互角逐着,旁边的那些骑士只得骑着马奔跑在马群的旁边。

  云林呵呵笑了一声,驾着矮马,向下冲刺而去,迎面袭来一阵阵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云林渐渐的掌握了御马之术,使得身体在马上不至于左右摇晃得太剧烈,云林冲下山丘大呼一声:“好过瘾啊……”

  张天佑在后边和家丁同乘一匹马,马匹疾驰而下,将张天佑颠簸得脸色泛起一阵白晕,‘哇哇’大叫。云林骑着马,直直冲入马群中。由于云林所乘的马匹,个头矮小,自然速度比起其他马匹慢上一拍,然而云林极为高傲的个性,那肯服输?只见云林猛的一鞭抽在马身上,身下的马吃疼,一阵发足狂奔,虽然马腿比上在前奔驰的骏马短上将近一半,但是矮马拼命狂奔,速度也一下子提升上来,竟然和那些健马并驾齐驱。

  马背上的云林却不好过了,第一次骑马,凭着勇气硬是骑上了马头,然而现在马疯狂的狂奔,云林哪里驾驭得住?矮马一口气奔出数里地,跟在身后的张天佑哪里跟得上云林?连骑着高头大马的九个家丁,也被云林远远的抛在身后。云林紧紧拽着马匹的缰绳,身子紧紧的贴着马背上,但还是不停的左右摇摆,眼睛盯着前方,云林却丝毫不显惊色。

  驾着矮马,云林渐渐的靠近马群中奔在最前方的那匹黑色健马,黑马身上并无马鞍,云林嘴角露出一丝阴沉的笑意,想到一件极其具有挑战性的事,在靠近那黑马两尺远时,云林突然直起身子,双脚一蹬马踏,飞身向着黑马扑去,然后双手死死抓住黑马的骢毛。身子被黑马抛在马背外,随风飘扬。黑马乃是刚刚送来的野马,野性未除,刚被云林抓住骢毛,野性顿发。只听得黑马嘶叫一声,停了下来,在原地人立而起,云林刚好落在了黑马的马背上,正当云林得意的嘿嘿直笑时,黑马踢腿之后,落下地来便狂奔而出,速度比平时快上一倍不止。

  云林一个八岁的孩子哪里经得住这一番折腾?尽管云林自五岁便开始跟随其父云骅这位齐国的武状元学武强身,但是毕竟云林才是一个八岁的孩子,手上的臂力哪里拗得过一匹发飙狂奔的野马?黑马才奔出去五六丈,云林便被远远的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又在地上弹起四五尺高,然后落在地上又滚出去三四丈远,这才停下来。

  跟在后边的张天佑以及十个云家家丁,见着这一幕,一个个脸都吓青了。张天佑首先到了云林身前停下,由家丁抱着他着地。张天佑扑到云林身前,看着云林原本白皙的面目上,现在多了几条血痕,嘴角一丝鲜血不住的流淌而出。张天佑的心跳瞬间快了几个节拍,手忙脚乱的在摇着云林,哭喊道:“大哥,大哥,你别死啊,别吓唬我啊。大哥……”喊着喊着,张天佑放声大哭起来。云家家丁赶紧凑上前来,拿起云林的手腕,一试脉搏,家丁脸色惨白,抱起云林,上得快马,便向云府飞奔而去。

  

>>>点此阅读《仙缘传奇记》<<<

原创文章,作者:欧阳军张天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1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