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年里不知伤怀荣梓晴郭浩东,景年里不知伤怀最新章节

小说:景年里不知伤怀

作者:荣梓晴、郭浩东

主角:荣梓晴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遇见他时,她以为他就是她的永恒;遇见他时,她以为他会是她最终的归宿;遇见他,她挣扎,逃避,几经周折,最后带着伤痛离去;翩跹的时光里,谁会一直爱着谁,谁又会始终如一地等着谁?谁会是谁的今生唯一,谁又会把谁当作此生挚爱?总相信一句话“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她一次次地在咨询中见证人心的震憾力量,也深深地明白,唯有真心,感情才会持久,不论何种。可是,曾经的伤害,如今的无奈,她可以帮助别人重寻阳光、找获幸福,却迟迟无法确定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无意于编织王子和灰姑娘的童话故事。

景年里不知伤怀

《景年里不知伤怀》免费试读

第一章:来访者的意外变故

蔚蓝色的窗帘自然地收垂在落地窗的两侧,清晨的阳光带着丝丝暖意温暖着繁华城市中写字楼的窗台。恰处四层向阳面的地理位置,每日清晨的时候尤为凸显。
荣梓晴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作为一名工作即将整整一年时间的心理咨询师驻扎于这座写字楼三至四层的曦翼心理咨询中心,因着难得的情调和氛围,在每天正式进入工作之前,梓晴总是喜欢伫立于窗边,尽情享受着阳光的沐浴。众生百态由得她以一种独特的视角审视着。
记得曾经,她问过他,为什么会送绿萝而不是其他更为常见的盆栽给自己,那时他只是笑笑,然后也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因为是送给你的”。
后来,她得知,绿萝虽其貌不扬却有着生命之花之称,它的花语则更是和她,以及这间办公室极为贴切着——坚韧善良,守望幸福。
他,总是这样,细心周到,于细节之中投注惊喜和感动。凡事总有别有深意的理由,包括他们在一起,由不得她拒绝。
的确,她和这两盆小生命也果真有着几分相似,不过,在梓晴看来,自己其实并没有绿萝那般坚韧,更不如它们知足。
来到厦门这座城市,一晃也将近四年的时间了。可是记忆中的那些人那些事,历经四年的洗涤,当真已经走远了么?她当真已经可以像绿萝一样,轻饮雨露就会感受到由衷的幸福么?
“咚咚,咚咚……”,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把梓晴从神游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不出梓晴所料,敲门的是她的助理语薇。每天早上八点半,语薇都会准时进来向梓晴说明今天的工作安排,主要涉及到来访者的大致情况以及具体的预约时间等。
虽然这些程序完全可以通过电脑完成,两人在最初合作之时,却一致认为这样面对面的沟通交流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在某种程度上,通过这样一种简单的方式,语薇则亦是逐渐地转换成为她工作上的督导兼智慧背囊。
“荣老师,”工作的时候,语薇还是坚持这样称呼梓晴,尽管私下两人也是很要好的朋友,“今天预约的来访者有一位,定在下午三点”简单地向梓晴说明着今天的情况。
“嗯,时间还蛮充裕。一会儿你将来访者的资料发过来就可以了,”梓晴点点头,微笑着示意,“要是没什么特殊情况,语薇你就去忙你的吧。”
语薇听梓晴这么一说,稍稍有些迟疑地抬眼看了梓晴几眼,欲言又止地转身向门缓缓地走去。
“语薇,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注意到她的异样,梓晴冲着那迟疑的背影轻轻地喊了一声。
“荣老师,”语薇转过身站在门侧,迎上梓晴有些担忧的目光,她依旧有些迟疑地开了口,“恩……其实还有件事,”
“到底是什么事,”梓晴已经离开了落地窗旁向着语薇这边走近几步,因为有些莫名地急躁,她的声调明显地有些许地提高,毕竟语薇这样吞吞吐吐的样子真的不多见,“怎么会让你这么犹豫?”
“刚刚在楼下遇见李老师,她问你今天是不是很忙,”语薇征询似的看了梓晴一眼, “然后我说还不太清楚,到昨天下班前只有一位预约咨询的,我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然后……”
为不详的预感渐渐笼罩的梓晴, “咚咚,咚咚”门外却传来又一阵的急促的敲门声。
“请进。”梓晴提升音调冲着门外应了一声。
开门的正是语薇提到的李老师,李蔓。她也是曦翼心理咨询中心的一名心理咨询师。不过在咨询方面,梓晴的确还是很佩服她的,毕竟五年的实际经验比她在象牙塔中的纸上谈兵要有价值得多。
“正好,你们都在,不用再另行通知,”李蔓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冲着梓晴和语薇下达着指示。不过这话倒是让梓晴有些莫名其妙的,这明明是在她的办公室里……
“出事了。梓晴。”李蔓倒是并没有留意梓晴面容上的些许讶异,继续加大力度阐释着“危险情况”。
“李老师,出什么事了?”满是困惑地,梓晴询问着,然后又看向走到李蔓一旁的语薇,她已经能够明白语薇和李蔓所说的毕竟是同一件大事了吧。
“王茜自杀了。郝文杰……死了。”
“怎么会这样?”梓晴确实震住了,上周不只王茜本人,就是她对咨询状况也觉得很满意,她们还商定在这周五再做一次反馈式咨询以确定之后是否再继续进行,怎么现在一转眼就变成这样了?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
“王茜现在倒是抢救过来了,”李蔓应该也意识到刚刚说得过于急躁, “你也不用太紧张了,只是现在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所以想和你一起去医院看看王茜,顺便了解一下情况。”
“我们?去医院?现在?”梓晴还未从震惊中缓过神,对于李蔓这个建议,更加不知作何反应了。
其实真的不是梓晴冷漠逃避着,但心理咨询首要的原则是对于咨询者的信息等等要绝对保密。虽然王茜情况是不妙,但没有得到她的应允,这样贸然地出现在医院,对于她未必就是有帮助的,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地。
但对于李蔓而言,王茜则更接近于一个商机和一个极佳的人脉拓展渠道。但是在李蔓看来,倘使他们心理咨询中心能够帮助她走出忧郁,王茜对于咨询中心的那份感激绝对会是无形之中一笔巨大的财富。这时候自己再积极一些,对于自己以后或许也是有益的。
李蔓的这份世故正是梓晴所不喜欢的,她不知道,是因为目前工作职务的原因,才使她变得这么偏重于外交活动的开展,而忽视了咨询本身一些基本的准则,还是因为……
“怎么,你不想去?”李蔓自然机敏地捕捉到了梓晴的犹豫不决的情绪。“还是?”
“李老师,虽然我们都很担心王茜,但是,咨询师首要原则您没忘记吧,”梓晴只得试图以极为谦卑的语气重申一下了,“现在我们并没有得到王茜的应允就贸然过去,你有想过会有适得其反的结果么?我确实也很担心她的情况,只是现在我也没有完全了解清楚状况,我们要是这样鲁莽行事,不是……”
“是呀,李老师,”语薇也在一旁表示赞同,“荣老师负责这个案子,您还是应该让她自己来定夺安排为好。”
“……”李蔓定定地看了梓晴几秒钟, “也是,梓晴你总是做事谨慎认真,那我就不在这儿扮演太监角色了。”真是嘲讽意味十足,李蔓瞬间摆出一副释然的恍然大悟的神态,事不关己地又看了看梓晴,“那我就等着荣老师的好消息啦,希望你会引导着事情,朝向光明的方向发展。”说完也不顾梓晴半张着准备解释的摸样,再度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李老师……”梓晴也只得无奈地叹气。喊出口的话就这样因为被李蔓轻蔑地忽视着,而四散于空气之中。“你刚刚就是准备说这件事?”回过神来,梓晴询问着语薇。
“嗯,本来还想早点告诉你,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语薇也觉得李蔓这一大早的一系列举动有些不合适,试图安慰着梓晴,“荣老师,不要受李部的干扰,事情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放心吧,”梓晴尽力作出信心十足的样子,“既然上午没有预约,我想我还是亲自去了解一下情况为好。”
“是要去医院?”语薇有些困惑地盯着梓晴。
“不,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至少我要知道这次她自杀的诱因是什么,”梓晴渐渐地理清了思绪,“我想还是先去他们的酒店了解一下,到时再根据具体的情况决定要不要去医院看望王茜。”
“那下午的预约?”
“我会尽早回来的,应该不会耽误了预约。”梓晴说做就做地开始收拾起自己的包,并再度对语薇嘱咐着,“你好好工作就可以了。”
“嗯,那我先去忙了。”语薇感觉到梓晴心里有了底儿,也就稍稍放宽心地不再多说什么。
看着语薇走出办公室,梓晴却又不禁陷入一番思索。她和王茜接触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了,从对丈夫郝文杰的过分依赖到现在开始拥有自我存在感、开始自我价值的重塑过程。
可是,现在……
“呼……”深呼几口气,她继续整理好一些必要的文件,拿起外套就向着门外走去。终究还是要去了解清楚具体情况再做推测为明智之举,现在的任何胡乱猜疑都不过是毫无意义的罢了。
“语薇,咨询室这边就先交给你了。”打过招呼,她便朝着王茜和郝文杰在本市的主店赶去。

>>>点此阅读《景年里不知伤怀》<<<

原创文章,作者:荣梓晴郭浩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1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