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尘南荣婉清《王牌保镖》都市异能武侠爽文抖音小说完本阅读

小说:王牌保镖

作者:寂无

简介:凌尘,一个隐居在都市里甘愿做个快递员的绝世高手,因为一次工作关系,他走进了南荣婉清这个被誉为东海一支花的绝色美女总裁的世界。 从此,他的人生开始多姿多彩!

凌尘南荣婉清《王牌保镖》都市异能武侠爽文抖音小说完本阅读

 《王牌保镖》免费阅读

看着对手出手,凌尘嘴角上扬,屹立不动,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对方的动作。突地,他身体往前一倾,脑袋偏到右面,灵巧的避过中年男子的虎爪,然后顺势欺身而上,钢拳猛地轰出。

        中年管家反应极快,见势不妙,立刻回身躲避,企图让开凌尘的拳头。可他很快发现,自己退一步,凌尘的拳头立刻进一步,怎么都摆脱不了。

        连退了几步,中年管家忽然感觉身后被硬物挡住,原来身后已是墙壁。既然退无可退,那只能进攻。当下,他虎爪一握,迎着凌尘的拳头击去。

        练了几十年的功夫,中年管家对自己很有自信。

        两拳对碰,中年管家的脸色猛地一沉,眼中闪过一抹惊色。对方竟然稳稳站在原地,一步未退。

        “就这点本事?”

        凌尘撇撇嘴,一直酝酿的拳劲陡然迸发。

        一时间,中年管家顿觉凶猛的暗劲袭来,整条手臂酸胀无比,无力的垂落下来。

        虽然两人都没有动,但谁都看的出来,柳叔在那个青年的手上吃了亏。

        “还想教训我,你配吗?”

        凌尘的声音传来,中年管家的脸色一阵青红,羞愧不已。

        “柳叔,你发什么呆,继续揍他。”一群人在旁边打着气,尤其是那平头青年叫的最凶。

        “够了。”

        正在这时,一名年轻女子坐着轮椅,被人从楼上抬了下来。

        年轻女子一现身,客厅中的众人立刻老实了起来,全都站直了身子不敢说话。

        凌尘打量着那年轻女子,神色顿时一怔,感觉呼吸好像要窒息一般,眼中全是惊艳之色。

        那女子的年纪二十多岁,肤色稍显苍白,一身素净的衣裙,体态轻盈。

        在衣裙之上,是一张美的令人屏息的面容,肤光胜雪,柔滑似脂,一双清冷如月的眼眸,淡眉细长,薄薄的嘴唇粉白如玉,透着一丝病态的娇弱。

        美,太美了。

        刚才那长腿美女已经是个极品了,可眼前这女子更胜一筹,这无关长相,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啧啧,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绝色。

        凌尘心头暗爽,能够看到这样的美女,即使收不到钱也不枉费自己辛苦跑一趟了。

        “表姐,你怎么下来了?”长腿美女急忙走到年轻女子身边,接过轮椅的推手。

        “你们在下面这么热闹,我能不下来吗?”说完,女子看着摆放在客厅的那座古钟,美目陡地一凝,声音如冰道:“南荣浩,这是怎么回事?”

        “大姐,是这样的……”名叫南荣浩的平头青年急忙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别人只是负责送货,为什么你要找他的麻烦?”

        “我……”南荣浩一时语塞。

        女子冷冰冰道:“道歉。”

        “是,大姐。”南荣浩似乎很畏惧这位大姐,虽然心里不甘,但还是乖乖的走到凌尘面前,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

        “没关系。”凌尘一副教训的口吻道:“年轻人都冲动,我理解,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南荣浩心里那个气,妈的你什么人,还敢教训我。只是一想到身后那位大姐,他立刻萎了下来,郁闷的退到旁边。

        “柳叔?”

        中年管家见大小姐发话,爽快的抱拳道:“在下柳坤,小兄弟,刚才多有得罪,请别往心里去。”

        “好说好说。”凌尘目光一转,看着轮椅上的女子道:“既然你是这里做主的人,那麻烦你签个字,顺便把运费结了。”

        女子轻轻点头,伸手接过凌尘递来的货单,签下自己的名字。

        “南荣婉清。”凌尘扫了眼货单上的清秀字迹,心里念道。

        收了运费,在众人的注视下,凌尘转身扛起那座古钟,咧嘴道:“这玩意想必你们不会留着,我帮你们处理掉好了。”

        “谢谢。”南荣婉清唇齿轻启。

        “不客气。”

        走到门口,凌尘好像想到什么,回过身问道:“外面那辆玛莎拉蒂是谁的车?”

        “我的。”长腿美女道。

        “你?”凌尘没好气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开车差点撞到我,要不是我反应快,我已经躺在太平间了。”

        “苏琳,怎么回事?”

        听到南荣婉清问话,苏琳嘟着嘴委屈道:“听说外公病情严重,我急着赶过来,所以路上开的快了一点。”

        “一百多码那叫快一点?”

        苏琳不快道:“我又没撞到你,你哪来那么多话。”

        “听你这意思,难道要把我撞了我才有资格说话?你这什么逻辑,小学没毕业吧你。”凌尘不爽道。

        这女人太不讲道理了。

        南荣婉清微微蹙眉道:“苏琳,这事是你不对,还不赶紧向人家道歉。”

        “不去。”苏琳小嘴微撇,将头扭向一边。

        “切,就你这态度,你想道歉我还不一定接受。”凌尘呲牙道:“好男不跟女斗,哥哥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像你这种知错不改的女人,当心以后生儿子没屁眼。走了,别送。”

        听了他最后那句话,苏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竟敢诅咒自己。

        “婉清,你听到了,这混蛋居然……”

“好了。”南荣婉清轻轻揉着眉头,道:“一个粗人而已,何必跟他斤斤计较,现在最重要的是爷爷的身体。”

        “哼!”

        看着大摇大摆离去的凌尘,苏琳恨的直咬牙,暗骂道:“你给我记着。”

        回到快递公司,凌尘把货款交接完,然后扛着那座古钟直接到附近的当铺换了五百块钱。

        他一个月工资不到两千,这五百块钱对他可是一笔不菲的收获。

        裤兜里有了钱,凌尘难得大方一次,买了一箱冰啤酒,外加几个卤味,径直往家里走去。

        他住的地方是东海市的老城区,全部都是四五十年前的老楼。因为环境一般,所以租金比较便宜,三百块钱一个月。

        进了家门,房间内闷热无比,这种廉价出租房都没有空调,只装了一台老掉牙的风扇。

        凌尘脱掉满是汗臭味的上衣,光着膀子坐在阳台上,吹着傍晚的凉风,喝着冰啤酒吃着卤味,一脸满足。

        几瓶啤酒下肚,凌尘翘着二郎腿,一时兴起,嘴里哼起了多年前流行的小调。

        “你是风儿……”

        “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这时,一个如泉水般清甜的声音把歌词接了下去。

        凌尘转头一看,只见隔壁阳台上走出来一个小美女,十七八岁,犹如出水白莲,清雅秀气。

        看到那小美女,凌尘立刻咧开了嘴。

        这是他邻居家的孩子唐诗韵,挺可爱的一个姑娘,非常讨人喜欢。

        当初刚搬来的时候,恰好在路上碰到唐诗韵被几个流氓地痞欺负,于是顺手帮了她一次。自那以后,两人便认识了,他没事总喜欢找这小丫头开开玩笑。

        “丫头,你要是跟我缠缠绵绵,估计你老妈会被气死。”

        唐诗韵羞涩一笑,身体靠在栏杆上,双手托着香腮,笑嘻嘻道:“凌哥哥,你是不是思春了,所以想找姑娘缠绵一下。”

        凌尘瞪了她一眼:“你这丫头片子,少问这种少儿不宜的问题。”

        “谁小了。”唐诗韵不服气道:“我都十八了。”

        凌尘看着她那鼓鼓的胸脯,暗自咽了口唾沫,一本正经的点头道:“确实是不小了。”

        “凌哥哥,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找个女朋友?”

        “你当我不想吗?娶老婆三大指标,房,车,存折,我一样都没达到,你说哪个女人会瞎眼看上我。”凌尘吹了口啤酒,一脸无奈。

        “可你长的帅呀。”唐诗韵天真道。

        “帅能当饭吃?行了,丫头,我的事情你别瞎操心。来,给哥哥唱个小曲助助兴。”

        “好勒。”

        唐诗韵润了润嗓子,清甜的歌喉再次展开。

        人生路上甜苦和喜忧。

        愿与你分担所有。

        难免曾经跌倒和等候

        要勇敢的抬头。

        谁愿常躲在避风的港口。

        宁有波涛汹涌的自由。

        愿是你心中灯塔的守候。

        在迷雾中让你看透……

        凌尘摇晃着手中的啤酒瓶,听着小曲,看着夕阳的余晖,内心惬意而满足。

        这他娘的才叫生活。

        跟以前刀头舔血的日子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女儿,吃饭了。”

        正在这时,唐诗韵的身后走出来一名中年妇女。

        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在跟凌尘闲聊,中年妇女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拧着唐诗韵的耳朵训斥道:“你这死妮子,都说过多少次了,别跟这种小混混来往,你怎么老是不听,赶紧给我进屋去。”她骂的很大声,似乎是刻意让凌尘听到。

        “知道了,妈,你轻点。”

        唐诗韵不好意思的朝凌尘吐了吐舌头,然后乖乖的跟着老妈进了屋。

        凌尘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他知道唐诗韵的老妈对自己成见颇深,总把自己当成小混混看待,但这也不能怪她,谁让自己经常跟老城区的那些小混混们打成一片。

        “尘哥,快开门。”

        正想着,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来了。”

        凌尘起身打开门,只看到一个身材壮实,穿着紧身背心的青年站在外面,满脸急色,额头上还有一块淤青,已经肿了起来。

        “姜豪,你小子这是怎么了?”

        这青年叫姜豪,是老城区的一个小混混。上次欺负唐诗韵的就是这家伙,后来被他教训一顿后,立刻找人来报复,结果十几个弟兄全部被自己放倒。

        从那以后,姜豪对他是毕恭毕敬,没事总带着一帮小弟往他这里跑,好烟好酒的伺候着,想要从他这里学几招揍人的本事。

        正因为这样,唐诗韵的老妈才把他也误当成小混混,禁止女儿跟他来往。

        “尘哥,你这次可要帮帮我。”姜豪哭丧着脸道。

        “什么事说清楚。”

        “赵正雄那混蛋抢了我的地盘,还把我兄弟都给扣下来了,让我带钱去赎人。尘哥,我以前从没求过你什么,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

        凌尘有些犹豫。虽然跟姜豪有来往,但他从来不插手他们的事情。在他眼里,小混混都是小打小闹,上不了台面,他才没心情跟着浪费时间。

        赵正雄这个人他听说过,也是老城区的混混,老油条一个,比姜豪他们早出道几年。

        因为老城区多是外来人口租住,所以鱼龙混杂,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各种势力参差不齐。类似姜豪这种人多了去,不过是这一池浑水中的一条小鱼。

        见姜豪一脸恳求之色,凌尘顺手掏出一根牙签叼在嘴里,点头道:“走吧,我跟你一起去要人。”

        平时拿了姜豪不少孝敬,要是拒绝的话未免太不近人情了,这不是他的性格。再者,跟姜豪认识这么久,这人本质不坏,帮帮他也无妨。

        在姜豪的带路下,凌尘很快来到了一座废弃已久的仓库外。

        仓库外面站着几个纹身青年,手里夹着烟,互说着荤段子,满脸****的笑容。

        “姜豪,你小子可来了,害我们都在这里站半天了。”

        看到姜豪的出现,一名青年弹掉手中的烟头,扫了眼边上穿着人字拖,嘴里叼着牙签的凌尘,指着仓库道:“雄哥在里面,你们自己进去吧。”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王牌保镖》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