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叶灵儿《我自地狱来》都市灵异男频爽文抖音小说完本阅读

小说:我自地狱来

作者:我爱牛角包

简介:林寒原本是十八层地狱的鬼王,却在最后一战中,进入了时空裂缝,穿越回到了地球是时代,从此地狱之主重回都市,与我林寒为敌,即为地狱之敌。林寒来自地狱,只手灭恶鬼,谈笑斩修罗,却没想到碰上这种事,校花同学,有事好商量,先把衣服穿上!

林寒叶灵儿《我自地狱来》都市灵异男频爽文抖音小说完本阅读

《我自地狱来》免费阅读

顾凡大惊失色,叫着撇开手,对着林寒怒喝道:“你用烟烫我!”

林寒耸耸肩,摊开手掌,无辜说道:“我不抽烟,手里也没有烟,怎么烫你?”

“那我这烫伤是怎么来的!”

说着,顾凡把手背展现出来,众人围上来,左看看右看看,然后相互对视一眼。

路小畔拍了一下顾凡,气笑道:“喂,我说你是来搞笑的吗,你的手上哪有烫伤,平常怎么不见你这么有幽默感。”

顾凡顿时尴尬不已,他对着自己的手反复看了好几遍,确实完好无损,别说烫伤,连一丝伤疤都没有。

“奇怪,刚才那种钻心般的灼烧感是绝对存在的,为什么我的手一点事情都没有?”

他不断抚摸着手背疼痛处,看林寒的眼神越来越奇怪。

“不对,现在明明还有灼烧感,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伤口。”

事实上没人看见,在林寒摊开的一只手上,燃烧着一点黑色火焰。

他早就知道顾凡要对他动手,因为前一世顾凡就是这样让他在两个美女和自己的老板同事面前丢人现眼的,当时自己疼的都快跪下,顾凡才放手。

美其名曰是“玩笑”,林寒知道,对于爱开这种玩笑的人,要给他一点必要的惩罚。

黑炎能灼烧灵魂,却不能影响肉体,所以顾凡手上没有丝毫痕迹。

顾凡刚才那阵钻心的灼烧感实则是来自于灵魂的颤动,十指连心,更何况灵魂。

林寒并没有将黑炎收回,因为他知道,这种火焰,普通人看不见,摸不到,嗅不着。

只有拥有灵觉的人才能感受到冥火,比如鬼魂或天生的阴阳眼,而普通人类若想开启灵觉,必须通过修行一途。

“好了别闹了,林寒同学,能麻烦你帮我们下单吗?”

此时,站在最后面的安洛然走出,踱步到林寒面前,同样伸出小手。

“我叫安洛然,艺术学院的。”

清澈的声音,如此动听。

林寒握住安洛然的小手,滑腻而有弹性,那一瞬间,他有种死也不放手的冲动。如果不是心里已经有了灵儿,说不定自己真的会被这小妞迷住。

“好的,请两位美女稍事休息,食物马上就好。”

他松开手,便跑到后厨去下单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们点的东西已经打包整理好,因为还有一箱可乐,塞满了半人高的外卖背箱。

“老板,麻烦你再找一个人,跟我们一起走,送到望龙山上的别墅。”路小畔叫道。

“不如就麻烦林同学帮我们这个忙吧,到时候我会再专门给你一份小费的。”

顾凡看似客气地对林寒说道,可这话,当着熟人的面,任谁听了都不好受。

胖老板心肠不坏,他看了一眼林寒,心想这小子是他们的同学,给自己同学当苦力,换做自己心里也别扭,就说道:“小林在我这还有点别的事情,我派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和你们去。”

谁知这时林寒淡淡的声音响起。

“没关系,我可以去!”

前世的林寒拒绝去送外卖,然而此刻的他却一口答应了下来。

因为他想起了一个传闻。

当年大三的暑假结束,大四刚开学,学校里流出了一个传闻,说是校花曾在海边遇鬼,这件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最后校方出面辟谣澄清才压了下来。

传闻中,校花遇鬼的地方,好像就是望龙山吧。

“很好,这一世的人生轨迹,就从今天开始改变,我倒要看看,望龙山上到底有什么妖魔鬼怪。”林寒暗想。

顾凡则有些错愕,他没想到林寒会答应去送货,但随即一想就明白,肯定是这小子想贪图小费。

哼,臭小子,刚才你让我在校花面前丢那么大的人,待会就让你后悔!

……

望龙山,坐落在海边突出的一个海湾上,山体不高,却常年云雾环绕,植被四季常青,是整个度假区最好的景点。

在山下,能清楚的看见几栋建在半山腰的别墅,背山望海,是绝佳的度假居住地。

林寒站在望龙山下,感受着海风带来的湿润空气,不由心里赞叹:“好一个龙口聚海,灵气浓郁的宝地!”

他曾身为鬼王,自然能看出此地的风水奇佳。

虽然修为尽失,但仍然残留些许灵觉,他甚至能看见山顶划过一缕淡淡灵气,不过微不可查,如果不是极力去感受,也发现不了。

一行六人开始登山,林寒背着放满食物的外卖箱,跟在其他人后面。

路上,几人聊天。

安洛然被这里的风景吸引,感叹道:“好美啊,顾凡,你从哪找到这么个好地方?”

顾凡轻描淡写道:“嗨,没什么,那栋别墅是我父亲前几年随手买下的,一直搁置没用,前不久刚重新装修打扫干净,正好放假,就叫大家一起来玩玩。”

旁边,另外两个男生是顾凡死党,一个叫刘子豪,一个叫谢斌,家境同样殷实。

刘子豪奉承说道:“顾少真是谦虚,这种海滨别墅,少说也要一千万吧,换其他人,可随手买不下来。”

顾凡轻声笑道:“这栋别墅建于民国,据说当年住的是国民政府高官,后来因为战争才荒废,建国后被一大家族买下,一直保存至今,里面还有不少当年民国的器具呢,那些可都算是文物。我父亲买下来,本就是有些收藏的意味,一共花了两千万。”

听到两千万,几人都诧异不已,安洛然也微微惊讶。

他们都知道顾凡的父亲顾一山有钱,但没想到他会为了别墅里的物品,花费两千万买下整栋别墅。

路小畔看顾凡的眼神更加欢喜,紧紧揽住他手臂。顾凡是她男朋友,其他人羡慕,她也觉得有面子。

只有林寒一人,神情淡漠,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若有所思的看向别墅。

忽然,他眉头皱起。

因为他看见,一道灰色气息,若有若无,回荡在别墅顶部。

这栋别墅,果然有问题!

林寒不想隐瞒,也不管他们信不信了,直接开口:“我劝你们还是不要上去了,这栋别墅可能是凶宅。”

本来正得意的顾凡听到林寒的话,神情一僵。

其他人也面色古怪地看向林寒。

刘子豪冷哼道:“喂,臭小子,放什么狗屁呢,你不想玩就不要打扰我们的雅兴好嘛。”

略显干瘦的谢斌则嗤笑,“想不到我们林大同学还会看风水啊,还凶宅,你这么有能耐咋还给我们送外卖呢!而且就算有鬼,老子也不怕!”

说着,他从怀里拿出挂在脖子上的吊坠,那是一枚核桃大小的纯金佛像。

“这是三年前我老爹从江南灵隐寺求来的佛像,上面可是经过主持大师的佛光加持,给鬼一百个胆子,我看他敢放肆吗!”

谢斌得意洋洋,摇着吊坠,冲林寒耀武扬威。

林寒仅仅一瞥,就看出来那佛像上面别说佛光加持了,就连一丝残存真气都没有,别说震慑鬼魂,连阴气都扫除不了。

大概对结果有所预料,他也不生气,已经提醒过了,作为同学的本分已经尽到,至于他们信不信,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顾凡斜睨林寒,眼中尽是轻蔑,“哼,林同学大概是恐怖电影看多了吧,哪来那么多凶宅。”

他看向路小畔和安洛然,说道:“别听那小子胡说,这栋别墅我父亲买之前就请高人看过风水,那人说这里是整个望龙山风水最好的位置,常人在这里居住还能益寿延年呢。”

林寒摇摇头,心道你爹请的那位高人看样子只懂风水,不通阴阳,他也懒得跟他们解释。

不过,按道理,灵气浓郁的地方不应该出现阴物,因为天地元气对阴煞有很强的伤害,阴物很难形成,但别墅里那道灰色气息分明来自于阴邪之物。

几人只当林寒是胡说,不当回事,继续登山。

等来到别墅门口,那道盘旋在屋顶的灰色气息已经消失不见,但林寒对于这里的阴邪之气感受却更加强烈。

“小子,放下东西,你可以滚了!”顾凡早已对林寒没了好脸色,像是在打发一个下人。

路小畔看不下去了,拉了一把顾凡,说道:“好歹都是同学,你怎么这样啊。”

刘子豪同样看林寒不顺眼,“就因为是同学啊,才不能耽误人家发财。林同学在度假屋还有生意要做呢,对吧?”

面对冷嘲热讽,林寒只当是犬吠,他还在观察这栋别墅。

顾凡见林寒不动,冷笑一声,从身上掏出一张百元大钞。

“林寒是吧,你是小畔的同学,别说我不照顾你生意,看在小畔的面子上,这一百块小费你拿去,快滚吧!”

若是换了一般服务员,见顾客掏出了一百块小费,一定十分高兴。

可作为同学,还是同校同学,任谁看这都是一种羞辱。

安洛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有些不悦。

这种事情,没人会出面制止,毕竟顾凡是拿钱出来羞辱别人,倘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怎么办。谁知道林寒会不会拿走了这一百块,到时候劝阻的反而里外不是人。

林寒淡淡看了一眼顾凡。

若换做前世的他,说不定还真的拿走这一百了。由于母亲的病,医药花费巨大,那时他真的很缺钱,不然也不会到海边打工。

不过此时的林寒已经不是当年的懵懂少年,他胸中有不下于一百种方法治愈母亲的病症。

身为冥界黑皇,他的心智眼界早已今非昔比,如今顾凡等人在他眼中连蝼蚁都不如。一只蚂蚁向你挑衅,你会搭理吗?

林寒放下外卖箱,直接无视了顾凡递出钞票的挑衅,对安洛然和路小畔说道:“最后劝你们一次,这间别墅有问题,最好离开这里。”

说完,他飘飘然转身离开,留下举着钞票,由于被无视而恼羞成怒的顾凡,和呆若木鸡的其他人。

夜幕降临,月华当空。

望龙山上,山腰别墅灯火通明。

顾凡五人吃完晚饭,在一楼大厅打着扑克。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林寒的话吓到了,在安洛然和路小畔的强烈要求下,几人把大厅走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

“要我说你们两个女生就是被那小子给唬住了。”

顾凡喝着可乐,还在恼怒林寒,“还凶宅,世界上哪有什么鬼,自己骗自己!”

林寒临走的话,确实给路小畔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而且一旦有了这可能是凶宅的印象,她就越来越感觉有问题,一晚上都靠着顾凡,寻求安慰。

此时她抽牌打出,说道:“没办法嘛,谁叫我家顾凡的房子这么大,空荡荡的,不开灯人家心里发毛嘛!”

“怕什么,我这里有高僧开光的佛像护体,佛光笼罩整个别墅都没问题,还害怕区区鬼怪?”谢斌有恃无恐,对自己的佛像十分自信。

几人又玩了一会儿,已至夜深。

正在看牌的刘子豪忽然感觉背后吹过一阵冷风,打了个激灵。

下一刻,他就感觉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不好意思啊,肚子有点儿着凉了,我去上个厕所!”刘子豪面色有些难看道。

安洛然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就说道:“既然如此,就不打了吧,我现在也有点儿困了。”

“同意!哈哈,不打了不打了,我这一副牌比10大的不超过六张!”路小畔开心道。

“靠,阿豪你有没有搞错啊,现在肚子疼,老子好不容易摸了把好牌!”谢斌气愤地一甩牌。

“嘿嘿,不好意思,肚子实在有些难受。”

刘子豪告罪一声,飞快跑向厕所。

其他人也收拾了一下,回屋睡觉。

这栋别墅一共有四间卧室,都在二楼,被褥等用品都定期有人整理,都是现成的。

原本今天打算让安洛然和路小畔睡一起的,但被女友靠了一个晚上,顾凡早已欲火难耐,拉着路小畔就进了自己屋。

剩下三个人,正好一人一间。

夜色深沉,安洛然想起林寒白天说的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突然,卧室的门发出“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由于住在这里的都是同学,安洛然也没怎么戒备,所以就没有锁门。

此刻面对突然敞开的门,她心里咯噔一下,霍地一下从床上坐起,裹着薄被,整个人蜷缩靠在床头。

一张人脸从门口露出,借着月光,安洛然能看清,这个人,是刘子豪!

不过,此刻刘子豪的脸色异常苍白,脸上挂着淫笑,当看到安洛然,本来无神的眼眸变得异样,仿佛看见了一只待宰的羔羊。

“刘子豪,你要干什么,快出去!”

安洛然低声对刘子豪训斥,没有大叫,毕竟都是同学,尽量不撕破脸。

但刘子豪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安洛然的话,整个人浑浑噩噩,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卧室。

“我再说一遍,刘子豪,你再进一步我就要叫了!”安洛然缩得更紧,威胁道。

然而,刘子豪忽然如猛兽般飞扑到安洛然身前,一只手一把扯下她身上的薄被,露出那仅仅挂着内衣的美妙胴体。

“啊啊啊啊啊!”

安洛然尖叫出声,声音响彻整个别墅。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我自地狱来》<<<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1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