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全文小说沈知初厉景深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

作者:笙笙不息

简介:沈知初掏心掏肺爱了他十六年,却被要求净身出户,只为了给他心中的白月光腾出位置。厉景深以为没了那个女人,他会幸福,直到收到她的病情诊断书……他惊慌赶去,却发现她牵着别人的手。“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得了胃癌?”“你不是巴不得我早死吗?”沈知初嘲讽地笑,“厉景深,生命的最后时光,我不想再爱你了。

完整版《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全文小说沈知初厉景深最新章节阅读

《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免费阅读

这一天,她好像把她这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沈知初把手放在心脏那儿,苦涩嘲讽:明明是胃烂了,你疼个什么劲儿?

    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沈知初条件反射的撑起身,以最快的速度打开包翻出手机,当看到屏幕上的来电信息后,她宛如卸掉了浑身力气。

    不是他……沈知初你到底在奢望什么?

    沈知初呆滞地盯着手机看了两秒,最后手指僵硬的往上一滑接通了电话。

    “秦默。”沈知初的声音很沙哑,像是刀锋擦过磨刀石,有些刺耳。

    秦默是和她一块儿长大的青梅竹马,俩人不是亲人却甚过亲人,小时候她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住在秦家,对沈知初来说,秦默就是她的哥哥。

    手机里,秦默担忧问道:“知初,你声音怎么这么哑?是不是生病了?”

    “有些感冒,刚睡了一觉起来声音沙哑很……”

    沈知初话还没说完,电话里的秦默就打断了她,“知初,连我你也要骗吗?你是不是忘记我是医生了?刚醒时的声音和感冒哭过后的声音我还是分得清的。”

    她喉咙一噎,像是堵了一块儿尖锐的石头,磨得口腔鲜血淋漓,吐不出咽不下,她说不出半句解释,最后苦笑出声。

    秦默问:“知初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吗?”

    沈知初握着手机盯着木地板,没人喜欢把自己最软弱的地方展出来,她摇了摇头拒绝,“不能。”

    秦默怔了怔,他知道沈知初是什么样的性格,说好听点叫要强说难听就是牛脾气倔,她要是不想说就算你拿铁钳去撬也撬不出半句实话

    秦默只能转移话题:“你今天去医院拿体检报告的结果是什么?”

    沈知初抿了抿起皮的唇瓣:“挺好的。”

    秦默说:“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亲自去医院查,你的体检报告我还是有资格去看的。”

    秦默在那所医院挂了个外科主任,他要想查是再容易简单不过的事。

    失误了……

    “你自己说还是让我查,你选吧。”他还在逼她。

    手机里一时间变得很安静,安静到她能听到里面的呼吸声,沈知初败下阵来:“癌症,胃癌晚期。”

    秦默:“……”

    对方似乎在隐忍什么,凌乱的呼吸声不断通过通话传到她耳朵里。

    “怎么可能……你还这么年轻……”秦默低喃自语,声音逐渐哽咽。

    隔着手机沈知初都能感受到他的悲伤,他在为她难过,死前还有人关心她,她已经很满足了。

    “来医院我重新为你检查。”

    沈知初拒绝:“检查多少遍都是一样的结果,秦默,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胡说什么!知初你听我的,好好住院治病,你一定能好的……”秦默的声音透着悲哀,他就是主治这方面的医生,他清楚这病有多严重,而痛起来有多难熬。

    沈知初怎能会把自己的身体搞成这样?

    秦默不知道该如何劝沈知初,有时候不是她想不想活,而是看天给不给命,她的时间已经受到了限制,医院给的建议要么住院多熬几年,要么放弃治疗听天由命,总之……都是快死了。

    “知初,你和厉景深离婚吧,你看看你们在一起这四年,他把你折磨成什么样了。”

    离婚……沈知初从未想过和厉景深离婚,对她而言,他就是她的一切,是她穷极一生都想要抓住的光,可光怎么可能抓得住?

    沈知初用力握紧手机,骨节泛白,用了好大的力气:“我会考虑的。”

    和厉景深离婚,就好比硬生生的从胸口里挖走一块肉般,谈何容易?

    秦默嘱咐她,让她第二天再去一趟医院,沈知初嘴里答应却没真正放在心上。

    除去是厉景深的妻子外,她还是掌管沈氏公司的总裁,总有各种事压着她。

    人的忍耐力就像骆驼,可以在高压下负重前行,但往往骆驼的死的只是压在背上多出来的一根稻草。

    通话挂断,沈知初随手将手机扔在床头柜上,胃一直痛着,今晚怕是很难入睡,她打开抽屉从里拿出两瓶药,一瓶止痛一瓶安眠,各吃了两粒后倒在床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效起了作用,大脑开始有些浑噩,频繁做噩梦,像是鬼压床,胸口沉甸甸的被压地喘不上气,她晃着脑袋支吾着,等挣扎着醒过来后陡然惊觉,压着她的哪是什么厉鬼分明是厉景深。

厉景深浑身散发着寒气,俩人相隔几厘米,沈知初被冻地浑身一激瞬间清醒,面对男人阴鸷的目光,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神该往哪瞟。

    突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指掐住掐住她的下巴,沈知初被迫抬头,带着惊慌看过去。

    “景深,你怎么回来了?”

    “我想回来就回来,难道还要给你报备?”厉景深跪上床,不顾沈知初的反抗强行压在她身上,他动作很大,捏住沈知初的手腕不带一丝怜惜。

    感受着怀里的女人从放松到僵硬,最后抗拒挣扎,尽力的反抗却被压制住了双腿。

    沈知初惊惶失措,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厉景深像是一匹恶狼要将他拆骨吞腹,她很怕这样的他,记忆里那个温文儒雅的厉景深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她下意识的开始求饶:“景深,我好疼……”

    “沈知初,你真让我恶心,无论是你的脸还是身子,都令我作呕。”沈知初这样的女人就不配得到好,耐心的对待好像都是多余的。

    沈知初身子僵硬,她死死咬紧下唇,一张脸在昏暗的灯光下宛如陈年旧纸,没有一点血色。

    对于厉景深侮辱的话,她本该早就习惯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心还是那么疼,像是被人攥在了手心里一点点捏碎。

    厉景深少有回来,他把她当小姐,闲来无事回来躺躺就离开,像是为了“履行”她“夫妻义务”

    今天夏明玥受伤,按理说他本该在医院里陪着他的心上人,可如今大半夜的出现在她的卧室…….沈知初稍稍想一想便想通了,多半是跟夏明玥闹了矛盾,不然哪轮得到她?

    可今晚她实在是提不起多余的力气应付他,沈知初推着男人结实的胸膛,找到个空隙就要逃,身子刚直起来,后脑勺的长发被人从身后拽住。

    “啊……”沈知初发出痛吟脖子往后仰,“厉景深,今天已经晚了,我不想和你做……”

    也不知道这句话哪惹到了他,厉景深阴沉的脸在光影下格外恐怖,拽住沈知初的手一用力将她的脸强行按在枕头上。

    “沈知初你装什么清纯?你想不想做,我还不知道吗?威胁我结婚,现在还要婊.子立牌坊?”

    太难听了……沈知初呼吸都在颤抖,她盯着天花板,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最终还是没忍住,晕湿了枕头。

    这就是她一心要嫁的人,用最狠毒的字眼把她伤的遍体鳞伤。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1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