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小说(笙笙不息著)沈知初厉景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

作者:笙笙不息

简介:沈知初掏心掏肺爱了他十六年,却被要求净身出户,只为了给他心中的白月光腾出位置。厉景深以为没了那个女人,他会幸福,直到收到她的病情诊断书……他惊慌赶去,却发现她牵着别人的手。“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得了胃癌?”“你不是巴不得我早死吗?”沈知初嘲讽地笑,“厉景深,生命的最后时光,我不想再爱你了。

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小说(笙笙不息著)沈知初厉景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免费阅读

“沈女士,你的家人没陪你一起来吗?”

    沈知初一头雾水,不就是拿个体检报告吗,难道还需要有人陪?

    何况家人……她还有什么家人?

    母亲难产生下她死了,父亲把她当做赚钱工具,哥哥更是将母亲的死归结在她身上恨她恨得要死,而爱人……那是她抢来的。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医生忽然提起这两字,她都快忘记“家人”是什么意思了。

    沈知初怔了片刻后,摇头道:“就我一个人。”

    医生蹙紧眉头,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眼神带着惋惜口气透着无奈,他将桌上放着的一沓化验报告递给沈知初。

    “沈女士,化验结果出来了,胃癌晚期。”

    他似乎是在可怜眼前这个年纪轻轻就得了绝症的女人,说话和动作都尽显小心。

    沈知初呼吸一窒,她接过化验单,蹙眉看着上面的各项指数,她不是学医的,但是也能看出来她身体里的那颗胃有多严重。

    其实在做胃镜的时候她就隐隐约约觉察到了什么,只是她不敢去想。

    医生指着图片,在沈知初耳边给她一一讲解,沈知初发着呆听一半漏一半,洋洋散散总结出,她时间不多了,需要她尽快入院做化疗。

    胃癌晚期能活多久?沈知初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个病,因为她的爷爷就是在病床上挣扎了两年死去的。

    医生好意的提议道:“沈女士,这边建议您尽早住院接受治疗。”

    “那我住院……能好吗?”沈知初哑着嗓子,神态麻木,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医生没再出声,只是为难地摇了摇头。

    那就不治了,沈知初舔舐了一下干涩的嘴唇,站起身将诊断书全部塞进挎包里。

    她站起身说了声谢谢,扭过头离开了诊断室。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外面在下雨,细雨夹杂着寒风,吹在脸上跟刀刮一样疼,沈知初打开包将里面的伞拿出来撑开,细雨斜飘,有伞也遮不住寒冷。

    三月天的温度算不上有多冷,可沈知初的冷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绵绵不断的寒气顺着血液延伸到四肢百骸。

    手指冻得发红,她单手举着伞,另一只手握紧拳头放进了衣袋里,可还是觉得怎么捂都捂不热。

    沈知初漫无目地走着,她转动了一下无名指上的戒指,看着乌云密布的天,蓉城的天变得真快,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眨眼就到春天了,春天本该是万物生机的季节,怎么到她这里,她就要死了呢?

    沈知初站在路边打了辆车,等计程车靠边停下后,她慢吞吞的将伞收起来打开后车门矮身坐进去。

    司机扭头问她:“去哪啊?”

    “半城c区。”沈知初低头回他。

    开了一段路后,沈知初忍不住地打开包又看了眼诊断书上的图片。

    图片上的胃扭曲丑陋,让人不敢相信那是属于她身体里的一部分。

    她的胃癌是饿出来的,和厉景深结婚四年里,为了讨好对方尽心尽力的按照他的口味做他喜欢的菜,想着对方回来后看着满桌子的菜,就算他不喜欢自己最起码也能感动一下对自己温和一点。

    可是厉景深压根就不想不愿意和她吃一顿饭,她也不沮丧依旧每天做好饭按时发短信等着他来,这一等,人没有等到,反倒把胃癌给等来了。

    眼泪最终还是没控制住掉了出来,沈知初吸了吸气,她自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可是到了今天,她所有伪装起来的坚强土崩瓦解溃不成军,胃部一阵阵的抽搐着,沈知初蜷缩着身体忍不住的发抖,咬紧的牙齿深深溢出一段呻吟。

    司机听到抽泣声,抬眸看了眼后视镜,只见女人曲着身,瘦弱的脊背不断颤抖,车内的空气好似都要被她夺走,他还是头一次见一个人哭的这么绝望。

    “小姐,你怎么了?失恋了,还是工作不如意?”

    后面没人回他,他继续道:“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想开点,哭也不能解决问题,回去好好休息,明早太阳升起来又是新的一天。”

    沈知初抬起头,嘴角扬出一抹苦涩,“谢谢你。”她没想到得绝症后安慰她的竟然是一个陌生人。

    司机笑笑没说话,继续专心开车,到了半城,他将车停在临时车位上。

    车程半小时,车费总共28元,沈知初扫码付款下车,将手中攥着的诊断书撕碎扔进垃圾箱。

    一阵冷风吹来,沈知初擦了擦脸上干涸的眼泪,再度恢复成了往日那个面色平静波澜不惊的成熟女人,只是眼眶有些红肿,脸上毫无血色。

疲惫不堪的上了楼,沈知初摸出钥匙往左转了半圈后门开了,浑噩的大脑感受到房间里不一样的气氛后瞬间清醒了。

    隔着门板一听,里面传来打电话的声音。

    厉景深回来了。

    她要告诉她得胃癌的事吗?告诉后他会关心自己一下吗?

    沈知初反复问着自己,脑子里还在想着的时候门已经被她推开了,然后她看见迎面而来的厉景深正脸色铁青的看着她。

    “去什么地方鬼混了?你好好看看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

    鬼混?如果去医院验血做胃镜叫鬼混的话那还真是,毕竟现在的她临门一脚就彻底跨入鬼门关了。

    想着想着眼眶又是一阵发酸,厉景深并没有注意到沈知初已经发红的眼眶,只是一个劲的用眼神去指责她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

    沈知初从包里拿出手机晃了晃黑屏,说道:“没电了。”

    她一共有两个手机,一个手机办公事,而另一个手机是专门为了等厉景深的联系,这两天她被胃折腾惨了,一时间忘记了充电,才会导致回来的路上没接到他的电话。

    “有什么急事?”能让厉景深着急到给她打多次电话的,想都不用想是为了谁。

    她刚想完厉景深已经抓住了她的手往外拉,“明玥受伤了,失血过多你跟我去医院走一趟。”

    果然,他的紧张全是为了夏明玥。

    心头间彻底被酸涩占满。

    夏明玥严重凝血功能障碍者,血型稀有,而能配她血型的恰好是沈知初。

    沈知初上下一身被雨打湿了,海藻般的长发湿漉漉的贴着脊背,唇色藕青,双手如冰,这些厉景深都没有发现,夏明玥住的医院就在这附近,走路过去十分钟就能到,可厉景深心里着急,拉着沈知初强行将她扔到了后座车位上。

    开着车的厉景深眼睛盯着前方,视线不经意瞥了眼后视镜,当看到沈知初那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时。

    他不由自主的皱紧了眉:“脸怎么白得跟鬼一样。”

    ……原来才发现啊。

    沈知初嘲讽地勾起唇角,喉间像是堵了块黄连,她打开车窗看着外面下得越来越大的雨,身子冻成了一团,吐出的气变成一团冰雾,睫毛轻轻颤抖着。

    厉景深冷淡的看了她一眼,见她不说话,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股烦躁。

    他感觉今天的沈知初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不过想了想,沈知初发生了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他现在最应该关注的是夏明玥的身体,这么一想,右脚轻踏了一下油门,车速加快。

    到了医院,厉景深拽着沈知初的手从车里拖出来,沈知初还没有站稳脚跟,便被厉景深拉得脚步趔趄狼狈地跟在他身后。

    厉景深把沈知初直接带进了采血室,眼底冰冷的对着一个护士说道:“抽她的血,不用检查,赶快。”

    沈知初嘴角泛起了一阵苦涩,厉景深对自己的血比对她这个人还要信任,连检查都嫌麻烦,难道就不怕她身体里的癌细胞进入夏明玥的身体里?

    沈知初神色挣扎了一会儿,说道:“景深,我身体不舒服,今天能不能不……”

    厉景深眼瞳半眯,从里射出一道危险的光芒,他屈身一手钳住沈知初的下巴,寒声道:“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四年前我们就签了合同,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沈知初请你好好的履行你的职责。”

    是啊……四年前就签下的合同,在夏明玥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她无偿献血,合同上写得很清楚。

    这就是当初她签下的交易,她沈知初就算是要死了也必须为夏明玥捐血。

    这是她欠厉景深的。

    那一年,夏明玥到a市出了一场车祸,因送往医院不及时导致伤口失血过多,急需rh阴性血。

    在得知夏明玥出事后,厉景深焦急万分的求她帮忙。

    沈知初当时鬼神使差提出了一个交换条件:“你做我的男人,我们两个结婚,夏明玥我就救。”

    她至今还记得当时厉景深眼睛里的惊愕,还有从眼底里缓缓升起的对她这个人的厌恶。

    从那一刻,沈知初就知道两人再也无法和平共处。

    她在厉景深最困难最需要她的时候落井下石,逼他就范。

    厉景深出生在显赫的厉家,人生下来就高人一等,脾气大也有对应的资本,享受着最好的一切,周围的人都以他为首,平时连句重话都没听过的人,头一次被人逼迫威胁。

    沈知初知道厉景深最厌恶的就是被人胁迫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所以当她看见厉景深不带一丝犹豫地签下“卖身契”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输了。

    看着他能为夏明玥做到这个地步,心里那是酸到发痛,不过后来她安慰自己说,先婚后爱日久生情,保不准厉景深久了后也会像对夏明玥一样对她沈知初好。

    可惜,天道好轮回报应不爽,沈知初万万没想到,自己遭报应会遭得这么快。

    一不小心的就得了绝症,真的是活该!

    看着针头没入了皮肤里面,殷红色的血浆缓缓的抽了出来,沈知初疼得脸色越发的惨白,真的是太疼了,比做胃镜的时候还要疼。

    抽血的护士还没有见过如此瘦弱虚弱的女人,盯着那一截白皙的手腕,小声问道:“还能坚持吗?”

    沈知初头晕的摇了摇头声音沙哑道:“抽吧,我没事。”

    护士总共抽了600cc,便不敢继续了,女人的手实在是太过冰冷,已经不是正常人的体温。

    沈知初昏迷的前一刻,听到最后一声话是,厉景深问护士:“够吗?不够可以接着抽。”

    这些年来,厉景深是怎么变得这么狠心的?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1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