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不知妻美》苏九儿侯爷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侯爷不知妻美

小说:言情

作者:苏九儿

简介:

定国候府春日里,绿树蒙荫,院子里的大槐树高耸入云,遮天蔽日。

传言这槐树少说有百年年岁,每年正月初一,街坊四邻想拜一拜,总是在树枝上头挂满红笺祈愿。这定国候在潮州这片地可谓是爱民如子….

角色:苏九儿侯爷

侯爷不知妻美

《侯爷不知妻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守活寡

定国候府春日里,绿树蒙荫,院子里的大槐树高耸入云,遮天蔽日。

传言这槐树少说有百年年岁,每年正月初一,街坊四邻想拜一拜,总是在树枝上头挂满红笺祈愿。这定国候在潮州这片地可谓是爱民如子,民愿皆可听上一听。

爱民如子?

苏九儿仰头望着斑驳光影下那晃动的红笺,色彩已不是那般艳丽。

手脚被捆得酸麻疼痛,她也想祈愿,祈愿能活下去。

“世子爷,世子爷……这不能进……”

院门踹开,苏九儿抬了抬沉重眼皮子,约莫二八年纪的男子一身蓝锦缎袍,眉眼飞扬着狂傲与不羁,然而,他泼墨的眸子瞧着捆成粽子的苏九儿,眉心蹙了蹙,“这女子所犯何罪?”

“世子爷,这是祭品,潮州去年洪涝死伤无数,是那河神动了怒,侯爷满城张榜,这姑娘家愿意以身献祭。”

不是这样的……

苏九儿脱了白皮的小嘴翕张,却因喉咙生疼而一个字说不出。

“水患治理无方,竟谪罪到神仙鬼怪头上……”世子嗤笑,眼角是揶揄。

这男子……

苏九儿看得呆了,眼眶盈盈湿润,她还记得,父亲捧着侯府给赏银笑得满脸褶皱的样子,还记得潮州百姓因寻觅到祭品锣鼓喧天的场面。

“世子爷,您可别这般言语,若是侯爷听了去,该是不喜的……”

两人来得快去的也快,院门紧闭上了枷锁,周遭又恢复了死寂。

一只麻雀在枝头左顾右盼,终究是展翅飞走,留下苏九儿形单影只,斜阳西下,暮色覆来,明日,就是她魂见阎王殿之时。

昏昏沉沉间,院门开了。

“趁夜色离开侯府,小心谨慎,莫要被人发现。”去而又返的男子绕到大槐树后,匕首切断了绳结。

“世子……世子爷,您为何……”

苏九儿被捆了三天,早已体力不支,绳子落在脚边,她娇小的身躯扑进了男子怀中。

“哪有心甘情愿祭天还被绑着,你稍做歇息,赶紧走罢!”

世子搂着单薄的身影,没有嫌她满身臭汗,成了她最温暖的避风港。

走?逃?

能去哪里?

潮州之大,就算快马疾驰也得四五天才能出了这地,京畿之远,定国候就是这的土皇帝,躲得了一时,岂能躲一世?

“世子爷,小人有个不情之请……”

苏九儿想活下去,无论如何,她想瞧瞧,卖了她的父亲,替父亲数赏银的妹妹和后母何日遭报应!

“你且说来听听。”暗夜里,男子棱角分明的容颜看不大真切,眼里依稀是心怀苍生的微光。

活下去!

苏九儿指尖掐着手心的皮肉,隐约听闻院子外有人声。

她依附着男子,双手环住他的腰,踮起了脚尖,如同长满倒刺的唇印了上去。

电光火石之间,她分明感觉世子爷身体僵直,院子口的火光亮起来,照亮了两人身影,缠绵如生离死别般……

对不起。

苏九儿心里默念着,眼泪滑过了唇角,男子品着的是苦涩滋味。

“恭喜恭喜啊!”

“恭贺侯爷!”

四月初八,定国候府锣鼓喧天,十里红妆惹人钦羡,门庭若市,唯独杵在那的老侯爷须发皆白拉长着脸。

“姐,你可真是好命,这说来还得是爹爹的功劳,不送你去定国候府哪有今日,你说是吧?”

苏俏站在为她梳妆的红娘身后,赔着笑脸。

苏九儿瞧着铜镜里的自个儿,凤冠霞帔,朱唇润泽,不过及笄之年,生得是俊俏,偏生差点死在家人手中。

“是啊,九儿,你妹妹年纪小,当初你可别怪爹娘狠心,啊……”后母王氏尾音的一声“啊”,揣着的是小心翼翼。

今时不同往日,苏九儿那是飞上枝头做凤凰,世子的小妾,要嫁的是定国侯独苗!

世子爷陆尘霄年方十八,本是定了门亲事,正房是留给公主的,谁敢跟皇家争大小,做个偏房,已是莫大荣幸。

“咕咚咕咚。”

苏九儿秋水般的眸子最后瞟向靠着门框饮酒的中年男子,胡子拉碴,吊儿郎当,喝得醉意熏熏训斥道,“苏九儿,你记住,进了定国侯府别给老子惹是生非!”

苏九儿浅浅一笑,眼底冰凉。

红盖头落下,她知道,她算是摆脱了这个家,不用卑微的去死,但未来未必会好过。

新婚的住处,清欢院。

已是戌时,千灯红帐,鸳鸯枕,却不见郎君来。

苏九儿坐得久了,小手压在膝盖骨,坐相端正,不敢动一丝一毫。

他怕是不来了吧?

“嘭。”

踹门的声音在夜里格外响亮,苏九儿身板抖了抖。

“现在你可满意了?”

低沉的音色,末了伴着声冷笑,陆尘霄幽冷地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新娘子,深冷眼底填满讽刺。

苏九儿缓缓起身,朝着他的方向跪下去,手垫着额头磕了头,“谢世子爷救命之恩。”

那时,她笃定了世子是个心善之人,所以孤注一掷,他彼时全然可以推开她降她勾-引之罪,但是他没有,便是传到侯爷跟前问话,也是一声不吭。

他不过是,想留她一命。

“谢?”

陆尘霄笑,长腿迈开揪着她艳红的衣裳拎起来,狠狠地将她扔在床榻上,“苏九儿你记住,你会为你的卑鄙付出代价,从今往后,本世子不会再踏进清欢院半步!少夫人,好个少夫人,余生守活寡,老死在这里!”

他始终没有掀开她的盖头,苏九儿却可以想象到他怒不可遏的神色。

房门关紧,脚步声远去,苏九儿没有哭,她淡然自若起身,扶着那窗台,目送着男子背影远去。

自作孽不可活,她从没奢求过能讨得他喜欢。

一大早,婢女素时便为她更衣梳髻,已婚之人盘起头发,一支玉簪点缀,像样的首饰没两件,定国侯府的聘礼小气得紧。

“儿媳给爹娘请安,望爹娘寿比南山,长命百岁。”

厅堂里,苏九儿中规中矩地跪在定国侯和正妻柳夫人跟前,端着杯茶水奉上。

“这还请什么安呐?倒如今鼠辈也敢和侯府攀亲,传出去也不怕笑掉大牙!”阴阳怪气的讽刺源自于二房兰氏,本身是潮州富商之女,与定国侯成亲已有二十余载。

苏九儿跪得笔直,一句怨言也没有。

兰夫人所言并无过错,她便是那恬不知耻攀荣华的小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侯爷不知妻美》

原创文章,作者:苏九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11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