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璃元子忱《鬼医娇妃宠上天》古言宠妻抖音小说完本阅读系统

小说:鬼医娇妃宠上天

作者:云淼

简介:传闻云家大小姐丑陋残疾,是个草包废物?“谁说的!”一手绝世医术教他做人!前未婚夫拿着退婚书打上门,离开时据说哭得肝肠寸断。再后来某人表示不服!“君子说一不二,字典里绝没有后悔两个字。”字句铿锵,手下的悔过书抄得没有一点点犹豫。“男子顶天立地,岂能一点小伤小痛就大惊小怪。”某人义正言辞,默默把受伤的手指递到云若璃面前。“女子以夫为天,夫君的话必须遵守,让你往东就不能往西!”某人跪在搓衣板上,说得理所当然。云若璃吃完他刚剥好的芙蓉虾,点了点头,“觉悟很高,奖励你再跪半个时辰。”

云若璃元子忱《鬼医娇妃宠上天》古言宠妻抖音小说完本阅读系统

《鬼医娇妃宠上天》免费阅读

崔嬷嬷很满意她的反应。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很快,便将她重新带回大殿上。

看着崔嬷嬷和睿王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云若璃嘴角泛起冷笑。

她知道肃帝为了保住皇室颜面,会极力护着睿王,阻止这件事继续闹大。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而她如今一身伤,根本没有跟皇权对垒的本事。

但她刚才所受的冤屈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若璃丫头,刚才的事都是误会,朕已经教训过睿王了,可崔嬷嬷说你还有事要禀,不知是何事?”

肃帝大马金刀坐在龙椅上,企图用所谓的天子威严去逼迫一个受了重伤女子。

“回禀陛下,”云若璃端端正正跪在大殿上:“民女是来谢恩的。”

“哦?”

“陛下英明神武,凡事自有公断,民女此前在这大殿之上却对陛下颇有怨言,实属不应当,幸得崔嬷嬷方才的一番提点,民女才终于明白了陛下的大德。”

肃帝闻言瞥了一眼崔嬷嬷一眼,略微挑眉:“哦?她说了什么?”

崔嬷嬷没想到云若璃会提到自己,更是受宠若惊。

她原本过去是为了警告云若璃不要得寸进尺的,没想到此番竟意外立了大功。

看来,将军府这个嫡女,果然是个傻的!

她正暗自得意间,云若璃已经开口道:“嬷嬷说睿王殿下天命所趋,能与他结亲是民女的福分,今日陛下是看在他的份上才对民女额外开恩,民女应该知足,民女听了顿觉醍醐灌顶,于是特意来向陛下谢恩,此乃其一。”

说完,她真的叩拜下去。

看起来十分真诚。

但除她以外,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崔嬷嬷首当其冲。

什么天命所趋,她何曾说过这样的话?

如今圣上龙体康健,他才是真正的真龙天子,况且现在还没有册立太子,就算睿王人心所向,但毕竟都是人们私底下的揣测,谁敢在圣上面前这样说。

简直不要命了!

这该死的**!

崔嬷嬷在心底大骂!

她还以为云若璃是要帮她邀功,没想到居然是想借机在圣上面前搬弄是非,这分明是要把她,睿王,德妃一脉,全推到死路上!

“冤枉啊!奴婢冤枉啊圣上……”

“嬷嬷还说,民女这模样给睿王做妾已是高攀,陛下大度,看在家父家母的面子方许了民女正妃之位,民女不但不知感恩,还在大殿上公然胡闹,实属不应当,民女痛定思痛,自惭形秽,故而上殿请罪,此为其二。”

云若璃双手交叠,又是一拜。

眼角眉梢却尽是森冷寒意。

看她父母的面子?

肃帝自诩功业千秋,即便当真仰仗将军府,但谁敢真的说他半句?

而今,不但有人公然说出来,说这话的,还是个软弱没主见的草包!

这何异于大庭广众之下藐视他身为一国之君的尊严!

肃帝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了,戛然朝殿内的崔嬷嬷看了过去。

那冰冷的目光,像看一个死人!

谁都知道云家长女是个傻的!

如果不是她真这么说过,云若璃又怎会转述得如此清楚?!

崔嬷嬷吓得抖着双腿,砰的一声跪倒在了殿内!

她脸都绿了。

根本没想到云若璃这个草包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毒妇,分明是想害死她!

“陛下明察,奴婢从没说过这样的话,是这个人……全是这个人信口雌黄啊!”崔嬷嬷跪在地上,把头都磕破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嬷嬷何出此言,民女是在夸你。”云若璃偏着头,一脸无知天真。

崔嬷嬷恨得肠子都打结了。

她悔不当初,为什么要跟这贱蹄子说那么多废话,她那么没用,还是直接打一顿更实在。

云若璃看着崔嬷嬷眼中的怨毒,心里冷笑: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若璃丫头说的不错,有如此见解,是该赏,大赏。”肃帝开口了。

他慢慢倚在龙椅扶手上,眼神深不可测。

“陛下开恩,奴婢……奴婢冤枉啊!”崔嬷嬷痛哭。

“父皇,请父皇明察,休要轻易听信小人之言!”睿王从刚才开始就脸色不好,现在更是撩袍跪在了大殿上。

崔嬷嬷是他母妃的心腹,从小看着他长大,他说什么也不能见死不救。

可他忘了,云若璃刚才的话并不仅仅是针对崔嬷嬷的,还有他,甚至至今没有露面的德妃。

他现在求情,无异于承认了私下与之关系匪浅,适得其反。

云若璃指尖抚过额头,抚过她被逼撞柱留下的伤口。

现在,那里缠着厚厚的纱布。

她的眼神很冷,冷的像冰,狠得像狼,冰冷得像山巅的积雪,坚定的又似积雪的山峰。

半晌,龙椅上的天子发话了。

“李德海,赐弹琵琶。”

“喏!”

李德海就是刚才来请云若璃的那位内侍,他自幼服侍肃帝,如今已经是宫殿监督领侍,太监总管。

而弹琵琶则是宫内酷刑。

行刑时,将犯人衣物去除干净,然后用尖刀在人两肋上下拨弄,皮肉纷飞,直至皮肉尽去,露出肋骨。

李德海领了命令,立即让人将崔嬷嬷堵了嘴巴,拖下殿去。

不一会儿,大殿之外就传来惨绝人寰的叫声,每一声都扎进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刺在他们的背脊上。

睿王脸色铁青。

他死死盯着云若璃,仿佛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

而身在风暴中央的云若璃却像受到惊吓,缩着肩膀坐在地上,一张脸吓得惨白,无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氤氲着碎芒,好像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叫声停了。

大殿里雅雀无声。

肃帝见目的已经达到,终于满意的点点头,安抚云若璃今天的事已经过去,让她回家好好休养。

离开时,李德海带她经过殿外那摊未干的血迹。

她吓得哭了出来,腿脚不好的她差点摔倒。

还好李德海及时扶住她,将她送出主殿。

他什么话也没说。

外面等着云家的马车。

皇宫之内不能御马行车,但今天肃帝格外开恩,看在云若璃是伤员的份上,让云家的马车进来接她。

驾车的是个梳着双髻的小姑娘,圆圆的杏眼看起来天真可爱。

云若璃虽然包扎了伤口,但没有换洗的衣服,所以身上还有大团大团的血迹,小丫鬟看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小姐,你……你怎么弄成这样?”她跑过来扶着云若璃。

“你家小姐今天受了惊吓,回去好生养着,别怠慢了。”

你们的喜爱与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指教!

>>>点此阅读《鬼医娇妃宠上天》<<<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mznz.com/1103.html